服务热线400-0883-668

关注我们 i

研究资讯RESEARCH INFORM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资讯 > 聚焦原油 > 全球原油主要运输路线介绍

全球原油主要运输路线介绍

全球原油主要运输路线介绍

   全球石油市场的正常运转,除要求正常产出外,安全稳定的运输同样必不可少。这些海上运输通道和管线可以称得上是国际石油贸易的“咽喉”,因为它们随时有可能因突发事件而遭受封锁或被迫关闭。一旦它们当中任何一条被切断,哪怕短时间的运输终止,都将对国际石油市场产生严重的影响。纵观全球,在诸多海上运输通道中,其中有七个被视为运输咽喉,分别是霍尔木兹海峡、马六甲海峡、苏伊士运河、曼德海峡、丹麦海峡、土耳其海峡以及巴拿马运河。其中,霍尔木兹海峡和马六甲海峡则是重中之重。以下对上述海上运输要道进行简要分析。



一、霍尔木兹海峡

   霍尔木兹海峡位于阿曼和伊朗之间,链接波斯湾和阿拉伯海。该海峡是全球最重要的石油运输要道,没有之一!主要是因为每天通过该海峡的石油大约有1700万桶,约占全球海运石油的30%。通过该海峡的原油中,85%流向亚洲市场,其中中国、韩国、印度和日本便是最大的亚洲流入地。

石油经霍尔木兹海峡外销的路线主要有三条:

1、波斯湾——马六甲海峡——亚太、澳洲及美国西岸

2、波斯湾——曼德海峡——苏伊士运河——地中海——欧洲及美国东岸

3、波斯湾——好望角——北大西洋——欧洲地区

由此可见,霍尔木兹海峡对于欧美及亚太等石油消费地而言,是绝对的战略要道。“霍尔木兹”在波斯语中的意思是“光明之神”,而一旦该海峡出现紧张局势甚至是封锁,上述石油消费地将因此而陷入黑暗之中。或许也正是出于此,近半个世纪

以来,美国军事身影频繁活跃于该地区,并且在巴林部署大量军事力量。


二、马六甲海峡

   马六甲海峡位于印尼、马来西亚和新加坡之间,连接印度洋和中国南海及太平洋。而且,马六甲海峡也是波斯湾原油输往亚太市场的最短途径。2013年马六甲海峡日均输送石油1520万桶,其中原油占比高达90%,剩余为石油产品。如果马六甲海峡被迫关闭,石油运输需重新选择路线,比如爪哇岛和苏门答腊岛之间的巽他海峡,以及巴厘岛和龙目岛之间的龙目海峡。不过,这定将增加运输的距离及运费。马六甲海峡对于中国而言,是不折不扣的海上石油生命线,中国近80%的原油进口需要通过该海峡。而且,近年来,我国原油进口量在不断攀升,石油安全问

题日益突出,对马六甲海峡的依赖程度也是进一步增加。


三、苏伊士运河/苏迈德管道

   苏伊士运河地处埃及境内,链接红海和地中海。2013年日均320万桶石油途径该运河,其中190万桶向北途径地中海输送至欧美地区,剩余 130万桶则向南输往亚太市场。向北输送的原油中,79%来自于波斯湾;流入地中,欧洲占68%,除苏伊士运河之外,该地区还有一条重要石油输送通道——苏迈德输油管道。该管线连接苏伊士湾的爱因苏卡纳(AinmSukhna)港和地中海的西迪科瑞尔(SidiKerir)港(通过苏伊士运河的油轮在爱因苏卡纳港卸油,然后再通过萨米德管线泵送到西迪科瑞尔港),由两条平行管道组成,直径42英寸,日输油量为234万桶。管道归阿拉伯管道公司所有。如果苏伊士运河被迫关闭,那么苏迈德管道就成了唯一可以将原油从红海输送至地中海的通道。若运河及通道全部关闭,那么油轮需向南绕过非洲好望角,而此举将增加2700英里的路程,运往欧洲需多花费15天时间,输往美国则需多花费8-10天,运输时间和成本大大提升。


四、曼德海峡

   曼德海峡连接红海和印度洋,2013年日均约380万桶石油途径此处运往欧美及亚太地区。若曼德海峡被封锁,来自波斯湾的油轮将无法途径红海北上,进而迫使油轮绕行南非好望角,增加运输时间和成本。曼德海峡是连接地中海、红海、印度洋甚至太平洋的重要水上通道,可谓兵家必争之地。1995年末,也门与厄立特里亚两国曾围绕大哈尼什岛的归属展开了一场激烈的争夺战,因为该岛位于红海东南端海域正中,临近曼德海峡,因此,得该岛者得海峡。因当时两国战事影响,途径该海峡向南运输的船只完全受阻,而向北输送的石油则被迫借助上文提及的沙特“东-西”输油管线将石油输送至红海,然后途径地中海输往欧美地区。


五、丹麦海峡

   丹麦海峡由许多渠道组成,连接波罗的海和北海,是俄罗斯原油出口至欧洲地区的重要通道。2013年,日均有330万桶石油途径此通道。自2005年普里莫尔斯克港运行之后,俄罗斯经此港向西输送大量原油。2011年,俄罗斯途径丹麦海峡出口的原油中,超过一半经过普里莫尔斯克港。不过,2013年该比重下滑至42%。此外,还有少量的挪威和英国原油经过丹麦海峡向东输送至北欧市场。


六、土耳其海峡

   土耳其海峡由博斯普鲁斯海峡和达达尼尔海峡组成,是亚洲和欧洲的分界线。博斯普鲁斯海峡连接黑海和马尔马拉海,达达尼尔海峡则连接马尔马拉海和爱琴海和地中海。土耳其海峡是俄罗斯和里海地区原油外输的重要通道,2013年每天约有290万桶石油流经土耳其海峡,其中 70%为原油,其余为石油产品。根据1936年瑞士蒙特勒大会的规定,商业船只在和平时期有权自由通过土耳其海峡,但土耳其政府出于安全和环境的考虑而常常对过往的船只进行种种限制。例如,2002年10月,土耳其对通过海峡的油轮增加了新的规定。规定包括:禁止长度超过200米的油轮在夜间通过该海峡;要求运输危险品(包括石油)的船只在通过该海峡前48小时提出取道申请;长度超过250-300米的船只和

运载液化天然气或液化石油气的船只只能单向行使。这些限制使得油轮通过该海峡的时间比原来足足慢了三天半。


七、巴拿马运河

   巴拿马运河是连接太平洋和加勒比海及大西洋的重要海上通道,2014财年,超过13000艘船只途径此处。若该运河被迫关闭,船只则需向南绕道南美大陆南端的麦哲伦海峡、合恩角或德雷克海峡,而这将增加近8000英里的运输距离。通过巴拿马运河的货物中,石油仅占18%。2013年全球海运石油当中,途径巴拿马运河的量仅占1.4%。数据显示,2014财年,日均87.7万桶石油运输通过该运河,其中74.8万桶为石油产品,其余为原油。除运量小之外,因为巴拿马运河通行能力较低,ULCC等巨型油轮无法通过该运河。可以正常通行的最大油轮被称为“巴拿马型”油轮(排水量60000-80000吨)。


   对于中国而言,作为进口大国,原油对外依存度不断攀升,马六甲海峡便是能源供应安全的最大潜在风险。因此,建立全方位、多层次、宽领域的油气运输通道,走出去拓宽海外油源以及近年来中国加速推进的石油战略储备等等,都是缓解石油供应风险的重要举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