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务热线400-0883-668

关注我们 i

研究资讯RESEARCH INFORMATION

当前位置: 首页 > 研究资讯 > 市场资讯 > 欧盟调整生物柴油政策,植物油脂需求减少

欧盟调整生物柴油政策,植物油脂需求减少

2018-07-06 10:23:20 Wind

期货日报报道,近期,原油价格上涨,生物柴油概念再次升温,进而提振油脂价格。经过分析生物柴油最主要产区也是最主要消费区——欧盟的政策与供需格局,认为欧盟将会降低生物柴油掺混上限,到2030年,可能减少近一半的生物柴油使用量。而这,相对于缩减了菜油和棕榈油的消费量。

原油价格变动左右生物柴油产量增速

生物柴油指用植物油、动物油、废弃油脂等生产的一种可再生的生物质燃料。生物柴油可以部分替代石化燃料,是一种可再生的清洁能源,是生物能源产业的战略性产品之一。油脂价格与原油价格有较高的相关性,原油价格的变化主要通过影响生物柴油产量与需求来改变油脂的供需结构,最终带动油脂价格波动。油脂主产国利用其较低的原料成本发展生物柴油,如棕榈油主产国印度尼西亚和马来西亚,豆油主产国美国、巴西和阿根廷,菜油主产国加拿大。

当原油价格大幅上涨时,生物柴油产量增速加快;当原油价格大幅下跌时,生物柴油产量增幅放缓,甚至会呈现负增长。例如2008年与2011年,原油价格大幅上涨,突破100美元/桶的关口,2008年更是逼近150美元/桶的历史高位,生物柴油利润可观,全球生物柴油产量增速在2008年与2011年分别达到60%与33%。而2015年,原油价格大幅下跌,生物柴油利润陷入亏损,当年生物柴油产量出现10年间仅有的负增长。

长周期看,全球生物柴油产量逐步增加,从2007年的900万吨增加到2018年的3840万吨。其中,2007—2011年,原油价格运行重心不断抬升,生物柴油产量增速较快,年均增速为27%;2012—2018年,原油价格滞涨回跌,生物柴油产量增速放缓,年均增速为8%。

目前,生物柴油产量占全球植物油产量的20%,生物柴油市场的变化很大程度上影响着整个油脂市场的供需结构,甚至左右油脂价格。原油价格暂时处于80美元/桶以下,全球生物柴油增速料维持在10%的平均水平。

欧盟生物柴油产量在全球的占比下降

全球生物柴油生产的主要国家和地区有美国、巴西、印尼、阿根廷和欧盟。目前,欧盟的生物柴油产量占全球产量的37%,美国占8%,巴西占2%。然而,早在2005年,欧盟生物柴油产量占全球产量的比重高达85%。随着全球大豆与油棕树种植面积的扩张,豆油与棕榈油的产量在全球油脂市场中的比重不断提高,应用于生物柴油产业的数量增加,美洲和亚太地区生物柴油产量所占比重也在上升,而欧洲的市场份额处于下降态势。虽然目前欧盟仍是全球生物柴油产量最多的地区,但盛产大豆的美国、巴西和阿根廷的生物柴油产量占比合计为32%,与欧盟相差无几。

2017年,欧盟生物柴油消费量为1355万吨,预计2018年的消费量增加为1427万吨,增幅为5.3%。2011年以来,欧盟生物柴油消费量相对稳定,基本在1300万吨上下浮动。

2017年,欧盟生物柴油产量为1346万吨,预计2018年的产量增加为1419万吨,增幅为5.4%。

欧盟生物柴油生产企业的数量从2011年的365家减少到2018年的193家,有72家企业被挤出市场,而企业的平均产能并没有太大变化,年均产能在9万吨。由于大量企业退出,欧盟生物柴油产能也大幅收缩,从2012年的最高处2215万吨减少到2018年的1789万吨。

2012年以来,随着原油价格的走低,尤其是2014年以来,原油价格从100美元/桶的高位直接跌落到40美元/桶之下,生物柴油生产利润下滑,企业数量减少,欧盟生物柴油产能随之收缩。

2014年,欧盟生物柴油企业数量与产能减少幅度较大,企业减少26家,产能减少212万吨,而当年的生物柴油产量逆势增长了15%。究其原因,正是企业产能利用率大幅提高。2014年,欧盟生物柴油企业产能利用率为64.31%,较2013年的50.33%提高近14个百分点,增速为27.78%。2013年开始,产能利用率增速均高于产量增速,年均高出4个百分点。

在欧盟企业数量与总体产能水平下滑的过程中,各企业产能利用率却在不断提高,从2011年的45.56%上升到2018年的79.33%。8年时间里,欧盟生物柴油企业产能利用率上调了33.77个百分点。企业通过提高产能利用率来增加生物柴油产量,以满足国内消费需求。

上调进口关税抑制生物柴油进口数量

2018年,欧盟生物柴油进口量预计为50万吨。2014年以来,欧盟生物柴油进口量基本维持在50万—60万吨。而之前几年,欧盟生物柴油的进口量接近300万吨。2013年,欧盟生物柴油进口量为123万吨,较2012年的290万吨减少167万吨,降幅高达57.7%。之后,2014年的进口量进一步下调至56万吨,降幅为54.63%。

欧盟生物柴油关税政策不断调整,2008年以前,欧盟成员国之间进出口生物柴油免关税,对从其他国家进口的生物柴油征收6.5%的关税。而2008年,欧盟委员会决定对从美国进口的生物柴油展开反倾销和反补贴两项调查;2009年,欧盟委员会开始对美国的生物柴油征收临时性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2015年,决定把对美国生物柴油实施的反倾销及反补贴税期限延长至2020年。

2013年,欧盟对印尼和阿根廷的生物柴油征收临时反倾销税,对阿根廷的生物柴油征收6.8%—10.6%的关税,对印尼的生物柴油征收2.8%—9.6%的关税。

欧盟关税政策调整导致进口的生物柴油失去性价比优势,2013年之后,欧盟生物柴油进口量明显下降,从2012年的290万吨减少到2017年的50万吨。

调整生物燃料政策以发展可再生能源

欧盟生物柴油产量在全球市场的占比下降,主要源于其对生物燃料政策的调整。

20世纪90年代以来,欧盟积极制定政策以改善国际气候。2001年出台了有关促进可再生能源发展的指令,计划到2010年将可再生能源的比例提高到12%,且2009年,欧洲理事会通过欧盟能源和气候变化计划,可再生能源指令是其中一部分内容,该指令的目标是确保在2020年所有欧盟成员国都能达到生物燃料20%的掺混率,同时规定了在交通运输燃料使用中10%的掺混目标。掺混率指在矿物燃料和生物燃料的混合油中,生物燃料在共混物中的百分比,例如B100表示100%生物燃料,B5表示5%生物燃料和95%矿物燃料。

生物燃料分为第一代生物燃料和第二代生物燃料。第一代生物燃料指基于粮食作物或植物油生产的生物燃料,包括用植物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和用玉米及甘蔗生产的生物乙醇,欧盟生物柴油产量占第一代生物燃料产量的70%,生物乙醇占25%,其他占5%。第二代生物燃料的原料主要是非粮作物,其是用动物脂肪及废弃食用油生产的生物柴油和以秸秆、枯草、木屑等废弃物生产的纤维素乙醇。第二代生物燃料与第一代的最重要区别就在于是否以粮食作物为原料。

由于种植制造生物燃料的农作物会抢占粮食作物的耕地,推高食品价格,近期,研究单种生物燃料原料的工作证实,利用植物油做生物燃料的温室气体排放量要显著高于以淀粉或糖作为原料的生物燃料,某些生物燃料的总碳排放量可能比化石燃料还要高,而以非粮食类农作物作为原料的先进生物燃料,通常温室气体排放量很低。在一些地区,大面积的天然植被和森林已经被清除并燃烧,用以种植大豆和棕榈树,进而制造生物柴油。

欧盟委员会大力支持提高生物燃料的掺混比例,但对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掺混比例设置了上限。欧盟环保主义与生产企业就第一代生物燃料掺混率不断博弈,欧盟委员会试图通过内部协定协调二者的分歧。2012年,欧洲委员会提出,基于粮食作物的生物燃料不得高于5%的掺混比例。2013年,欧洲议会以微弱多数表决通过,将粮基生物燃料作为运输燃料的使用上限设为6%。2014年6月14日,欧盟各国达成一项临时协议,规定交通运输车辆使用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比例不得超过7%,以保护粮食作物种植面积和产量。2015年4月14日,欧洲议会环境委员会的成员们签署了一项妥协性协定,对交通部门使用的基于粮食作物的生物燃料作出了明确限制,要求欧盟成员国限制在交通部门使用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比例,到2020年降至7%。

2016年11月30日,欧洲委员会公布了一项在2021—2030年期间执行的第二个可再生能源指令,基于粮食作物的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掺混上限要从2021年的7%下降到2030年的3.8%。该指令要求2021—2025年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掺混上限要逐年减少0.3个百分点,2026—2030年要逐年0.4个百分点。同时,将第二代生物燃料的掺混下限从2021年的1.5%上调到2030年的6.8%。2020年之后,第一代生物燃料的生物柴油和生物乙醇的消费量将逐步减少,第二代生物燃料的消费量将大幅增加。

欧盟各国的生物柴油产量分化,产量排在前三的分别是德国、法国和西班牙,占比分别为28%、19%、12%。这三个国家的产量占欧盟生物柴油总产量的59%。

目前,德国用以生产生物柴油的油菜籽,种植面积已有100多万公顷,生物柴油已占德国再生能源市场份额的60%以上。德国政府积极鼓励生产和应用生物柴油,对农民种植油菜籽给予一定的补贴。另外,德国拥有1500多个生物柴油加油站,并且从2004年开始对生物柴油实行免税政策,免征生物柴油或与普通石化柴油混用的柴油消费税,混用油免税额度根据生物柴油所占比例而定。这项措施进一步推动了生物柴油在德国的生产和使用。生物柴油在德国已经替代普通柴油,作为公交车、出租车以及农业机械等使用的燃料。

法国政府从2003年开始促进生物能源的开发,鼓励生物能源的利用,具体包括:降低税收或免税;汽车发动机的设计以生物柴油发动机为主,约占法国汽车保有量的63%。

意大利是大量进口能源的国家,进口量占能源需求量的80%。目前,意大利的生物柴油原料主要是来自从法国、德国的油菜籽。

抑制生物柴油消费势必冲击油脂市场

欧盟的生物柴油原料有菜油、棕榈油、废弃食用油、动物油、豆油等。其中,菜油是欧盟生产生物柴油最主要的原料,占比为43%。然而,在2008年欧盟生物柴油的原料中,菜油占比高达72%,后来随着美洲大豆与东南亚棕榈油产量的增加,欧盟进口豆油与棕榈油的数量增加,用于生产生物柴油的菜油的比重下降。尽管如此,目前,欧盟仍是全球使用菜油生产生物柴油的最主要地区。菜油生产的生物柴油,80%在欧盟消费。

棕榈油在欧盟生物柴油生产中的使用量排第二,棕榈油主要从印尼和马来西亚进口。西班牙、荷兰、芬兰、意大利和法国主要用棕榈油生产生物柴油,德国、葡萄牙、罗马尼亚和波兰则少得多。2017年,欧盟将进口的230万吨棕榈油用于生产生物柴油,占欧盟棕榈油进口量的35%,占全球棕榈油消费量的3.71%。

印尼为了种植更多的棕榈树砍伐了大量的热带植物,破坏了生态平衡,有悖于发展生物柴油的初衷,因而欧盟将减少生物柴油中使用棕榈油的数量,2030年起,欧盟可能停止在运输燃料中使用棕榈油。

根据欧盟可再生能源政策,基于粮食作物的第一代生物燃料的掺混上限从2021年的7%下降到2030年的3.8%,生物柴油产量将减半,减少的量为700万吨。用于制作生物柴油的菜油与棕榈油合计占比约62%,到2030年,二者使用量合计减少430万吨。基于欧盟的政策调整,预计到2030年,棕榈油在生物柴油中的使用量减少幅度要大于菜油,预计棕榈油使用量减少230万吨,占全球棕榈油消费量的3%;预计菜油使用量减少200万吨,占全球菜油消费量的10%。

整体来说,鉴于欧盟生物燃料政策调整,其生物柴油产量对于原油价格的边际效应减弱。未来10年,欧盟用于生产生物柴油的菜油与棕榈油的数量减少,油脂需求将随之下滑。